第六百一十四章 你敢!(中)

原本还有将领想要质疑橘子的命令,尤其是各支魂导师团的团长,毕竟,在这次的战争中,魂导师团损失惨重,多少魂导师都陨落在昨天的战斗之中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孔老点头认可了橘子的话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提出异议了。

有孔老支持,帝后战神在日月帝国终究没有任何人胆敢违抗。也正是因为有孔德明的支持,橘子对于整个日月帝国的?#25345;?#25165;能如此顺利。

“传帝后战神令,我日月帝国,感念天地之善,不愿多造杀戮,只要星罗帝国交出白虎公爵戴浩,允许星罗帝国投降。如再有反抗,屠城!”

巨大的声音通过扩音魂导器向星罗城方向传去,很快就覆盖了整个星罗城。

城头上,星罗皇帝许家伟默默地低下了头,双拳攥的紧紧的,低声道:“戴兄,地狱,必有我陪伴。”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为了星罗城百万军民,就算是他,也不能再阻止戴浩走出去。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星罗城城头,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等待着。

将军们逐一跪下,然后是士兵们,再之后是平民。从城头到城下,黑压压的跪了一片。

白虎公爵缓缓转过身,已经有些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沉声道:“我戴浩,为国征战一生,自问鞠躬尽瘁。今日,为了我星罗城百万军民,戴浩又为何要吝啬这大好头颅。众位,多多保重,戴浩,去也!”

一边说着,他转身就要腾空而起。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猛的扑了上来,用力的搂住戴浩的腰,“不,爹,你不能去,你不能去啊!”

这扑上来的,正是戴浩的亲卫,也是他的小儿子,戴洛黎。

戴洛黎因为作战勇猛,累计军功,现在?#24808;?#32463;是将军了,是白虎公爵戴浩的亲卫统领。此时扑上来,早已泪流满面。

戴浩轻叹一声,摸了摸他的头,“痴儿啊痴儿,不必如此,不要弱了我戴家的威风。钥衡,拉开他。”

一旁的戴钥衡大步走过来,将戴洛黎从?#30422;?#36523;上拉开,另一边的戴华斌?#24808;?#32463;走了过来。和戴钥衡一起,架住弟弟。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难道你们就要眼睁睁?#30446;?#30528;爹去死吗?”戴洛黎双目通红,拼命的挣扎,但奈何他的修为和戴钥衡、戴洛黎兄弟两个相差太远,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开去。

戴钥衡突然一巴掌抽在戴洛黎的面庞上,同样是虎目通红,“笨蛋,难道我?#25954;?#30475;着?#30422;?#21435;死吗?华斌,你看好他,以后,你们要传承我戴家血脉,这深仇大恨,永世不忘。”

然后他猛然转向白虎公爵戴浩,“?#30422;祝?#25105;是咱家的长子,请您允许我,陪您一同成就忠义。”

一边说着,他突然闪电般的动了起来,双掌齐出,在戴华斌、戴洛黎惊讶之际,一双虎掌已经先后切在了他们?#26412;?#19978;。将他两兄弟打晕在地。

然后戴钥衡又转向玄老,恭恭敬敬的鞠躬一礼,没有多说什么,大步来到戴浩身边。

这已经是在最后托孤了。

戴浩目放奇光,“好,不愧是我白虎一脉的男子汉。好孩子!”一边说着,他抬起手,搂住戴钥衡的肩膀,眼中满是自豪之色。

但是,他的手却骤?#35805;?#22312;了戴钥衡颈部动脉之上,戴钥衡一呆,然后身体缓缓滑倒在地,他显然也想不到,同样的手段,这么快就会落在自己身上。

戴浩转向玄老,“玄老,我这三个不?#21892;?#30340;儿子,就拜托给您了。”

玄老?#38816;?#19968;声,“白虎公爵放心,史莱克存在一天,定不会让人伤了他们。”

“好!”有了史莱克学院的保证,白虎公爵眼中光芒更胜,脚尖在城垛上一点,仰天大吼一声,“白虎公爵来了,何人来取我性命!哈哈、哈哈哈哈!”

他猛然一把撕扯掉身上铠甲,甚至连上衣也一起撕扯掉,露出了上身精赤的肌肉。雄壮的身躯,给人一种力与美的感觉,那浓烈的阳?#25484;?#24687;,似乎感染着整个星罗城。

跪倒在地的将士们,无不低下头,失声痛哭。没有人敢去看这一代战神是如何陨落的。

反倒是星罗帝国皇帝许家伟显得很平静,他探手入怀,默默的握住了怀中一柄短?#23567;?#20026;君者,不能保护臣子,不能守护国家。他心中早有死?#23613;?#25140;浩为国捐躯,不能同生,但求同死。白虎公爵陨落的一刻,也将是他为帝国而殉的一刻。

天空阴沉沉的,多了几?#24544;?#20919;,更加冰冷的,是星罗城内所有人的心。云朵就像是压抑在了众人心头之上的大石。史莱克学院、唐门的?#31354;?#20204;,无不拳头紧握。

谁都知道,眼前的情形没有选择的余地,可是,在他们心中,又如何能够甘心呢?

只能眼睁睁?#30446;?#30528;白虎公爵去送死,这是何等的耻辱啊!而这份耻辱,有可能一生都无法报还。

白虎公爵迎风疾飞,雄壮的身躯,挺直的腰板,傲然的眼神。此时的他,就像是君临天下一般,哪有半?#36136;?#36133;者的模样?

橘子在日月皇?#19968;?#23548;师团的拱卫下,也缓缓飞到前方,她的眼神也同样充满了亢奋,因为情绪的jī动,身体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

孔老孔德明就在她身边,此时这位日月帝国第一位十级魂导师的心情同样也不平静。能够见证一个国家统一整个大陆,这又何尝不是他的心愿呢?

他?#25954;?#24110;助橘子,其实更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帝后战神相比于当初的徐天然更好控制。而且,到了他现在的实力和地位,权力已经不算什么了,他更希望看到的,是日月帝国统一大陆,然后将自己一生研究的魂导科技发扬光大,在这方面,橘子也必然会全力?#24895;?#30340;支持他。

双方距离本就不远,很快,白虎公爵戴浩,就已经来到了日月帝国大军前方。

一道银光电射而出,笼罩在白虎公爵身上,戴浩并没有抵抗,任由那银光将自己束?#23380;。?#25289;扯到对方面?#21834;?/p>

近在咫尺,这?#23548;?#19978;也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30446;?#21040;日月帝国这位帝后战神的样子。呆了呆,戴浩也没想到,能够战胜自己的,竟然是这么一位年龄如此之轻的女子。

“你就是日月帝国帝后战神?”戴?#35780;?#20919;的问道。

橘子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就是。白虎公爵,戴浩?”

戴?#35780;?#28982;道:“行不更名坐不?#30007;眨 ?/p>

橘子深吸口气,“你可还记得,二十年前,在日月帝国边境,你带领军队,破我城池,杀我子民?”

戴浩淡淡的道:“老夫征战一生,杀敌无数,谁还记得曾经杀过多少人?战争,哪有不死人的。”

两行泪水顺着橘子的面庞缓缓流淌而下,“但是,那一次,你却杀了我的?#30422;住?#25105;?#30422;?#21482;是一名平民,一个厨师。我们一家人,原本活?#30446;?#24555;乐乐。我最?#19981;凍愿盖?#20570;得饭菜。可是,那天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回来。?#30422;?#20063;在不久后悲伤过度而死。我,成了?#38706;!?/p>

白虎公爵戴浩愣了愣,“原来你是为了报仇而来?”

橘子点了点头,恨声道:“不错,这份深仇大恨,在我心中已经隐藏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将你抽筋剥皮,?#24895;?#24944;我父母在天之灵。也正是因为这份仇恨,才支撑着我一直活下来。”

“直接杀死你,那太便?#22235;?#20102;。我要毁掉你引以为傲的一?#23567;?#20320;不是?#24895;?#25112;神么?那我就打败你的军队,侵略你的国家。今天,你已经失去了一切,我要用你的鲜血和灵魂,来祭奠我的父母。”

听着橘子愤怒的声音,白虎公爵却哈哈大笑起来

“战争,有不死人的吗?本公爵不记得当年的事情。但是,你日月帝国这些年来攻城略地,又杀死了多少人?你?#36824;?#26159;想要找我报仇的其中之一罢了,而未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找你报仇。你不是要报仇吗?那你还等什么?本公爵大好头颅就在此处,尽管拿去就是了。”

哪怕是敌对的双方,可是,面对慨然赴死的白虎公爵,日月帝国一众将领们,也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好一个铁血元帅。哪怕是在眼前这样的局面下,他心中的骄傲,依旧没有被打破。

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橘?#26377;?#20013;很不舒服。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打败白虎公爵,并没有看到想象中他痛不欲生的样子。

橘子阴仄仄的道:“白虎公爵,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下令攻击,将你星罗城所有人屠杀的一干二净?”

“你敢!”白虎公爵终于色变,瞋目怒吼道:“你敢冒此大不韪,就不怕有报应吗?”

橘子冷冷?#30446;?#30528;他,“我这一生,只为仇恨而活,只要能报仇,报应算什么,我根本就没考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