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冒險、冒險(中)

  “不好。”巫風立刻意識到了不妙,但她沒有后退,而是右腳閃電般飛起,踢向江楠楠倒下的嬌軀。
  
  橫滾!雙手輕搭。江楠楠就以一個側向的姿勢抓住了巫風踢出的右腿。
  
  換了別人,或許直接就回被巫風右腿上覆蓋的龍之火灼傷了,但江楠楠卻不會,憑借著玄玉手的強大,她根本就不需要有這樣的擔心。反倒是巫風,她只覺得江楠楠的雙手分別在自己膝蓋下方以及腳踝處一捏,她的右小腿就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
  
  巫風的性格一向強悍,面對這樣的情況,她沒有半分怯懦,反而是將左腿也踢了出去,直奔抓住自己右腿的江楠楠踢去,與此同時,她身上的第五魂環隨之亮起。再次就要身化紅龍,施展自己最強的魂技龍穿云。她不只是要憑借這個魂技擺脫江楠楠的糾纏,同時也要依靠這個魂技來力挽狂瀾。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江楠楠身上的第五魂環也亮了起來。
  
  就算兩人的實力一模一樣,但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江楠楠已經近身對手若是還給對手機會,那她又憑什么成為史萊克七怪之一呢?
  
  金光一閃,巫風踢出的左腿也被江楠楠抓住,緊接著,就在巫風第五魂技接近施展完成之前,一層金光延著她的雙腿向上蔓延。所過之處,巫風只覺得自己從下肢開始,迅速失去知覺。當那金光蔓延的超過了她小腹的時候,她只覺得魂力一泄,正在施展著的魂技被硬生生打斷了。下一刻,她整個人就已經摔倒在地。
  
  金光重新顯現出江楠楠的身影,正是她那第五魂技,柔骨鎖。巫風的魂力、身體已經被完全鎖定,徹底失去了戰斗的能力。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江楠楠自己也沒辦法繼續攻擊。可對于她這樣的魂師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只要她解除柔骨鎖,那么,她自身恢復戰力的速度一定會比巫風快得多。
  
  “江楠楠獲勝,第二關,冒險,通過。”幾道金光同時閃過,巫風、寧天紛紛歸位,先前在與江楠楠戰斗中身體產生的不適也立刻恢復了正常。而江楠楠則在原地消失,不知去向。
  
  毫無疑問的是,在這第二輪免試的三人之外,江楠楠已經成為了第一個憑借自身能力過關的人。她也讓巫風、寧天、朱露、戴華斌等人看到了彼此之間巨大的差距。這根本就是實力上的根本差距啊。對方只是七怪中被認為最弱的江楠楠,就憑借一己之力在一對二的情況下擊敗了最強輔助武魂七寶琉璃塔魂王寧天和紅龍魂王巫風的組合。
  
  盡管這里狹小的場地更利于江楠楠發揮,但毋庸置疑,她在整體實力上是必然要強過巫風和寧天任何一人的。
  
  十三去六,輪盤周圍,現在只剩下了七人。
  
  霍雨浩、王冬兒、王秋兒、巫風、朱露、寧天、戴華斌。
  
  冇輪盤恢復,一道金光亮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一次,要接受輪盤冒險選擇的人,變成了戴華斌。
  
  輪盤旋轉,這一次停頓的卻是相當之快。戴華斌抽中的,是一個由兩柄長劍組成的符號。
  
  “擊敗對手,為通過考驗。這是雙向通關考核,對手擊敗你,也一樣可以通過考核。負者進入深度冒險。”
  
  話音一落,輪盤又化為金色,一道金光放射而出,這一次甚至連旋轉都沒有,就直接照耀在了朱露身上。
  
  果然是冒險啊!不只是實力上的冒險,更是心靈的冒險。
  
  哪怕以戴華斌性格的剛硬,看到那金光選中的是朱露時,臉上表情也不由得變得極其苦澀。
  
  金光閃過,朱露出現在戴華斌面前,兩人就那么彼此對視著,彼此眼中,都充滿了復雜的光彩。
  
  尤其是朱露,看著面前的戴華斌,淚水一下就流了下來。嘴唇嗡動、顫抖著,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戴華斌輕嘆一聲,“露露,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沒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想法。我錯了。別的什么都不說了,如果能夠活著離開這里,我一定一心一意的愛你,從此心中再無他人。我認輸,我選擇深度冒險。”
  
  說完這句話,戴華斌竟然也流出了淚水。
  
  “不時時”朱露嘶聲大叫,但是,這一切卻都晚了。金光閃爍,戴華斌消失。
  
  “戴華斌認輸,朱露冒險通關。”
  
  “等一下,我不要通關,我要陪他去深度冒險。讓我去,讓我去……”朱露大叫著,哽咽的已經不似人聲。在武華斌選擇認輸,選擇不顧自己生命的去深度冒險時,她心中的一切怨念就都已經消失了。
  
  “你確定你要選擇深度冒險?如果你和戴華斌共同進行深度冒險的話,難度還要增加。”
  
  “我選擇深度冒險,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
  
  “好,成全你,朱露進行深度冒險。”金光一閃,朱露也消失了。
  
  寂靜,輪盤內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那莫名的存在就像是消失了似的,半晌沒有吭聲。
  
  場內的一切,每個人都看在眼中,霍雨浩自然也是如此。他雖然不知道在戴華斌和朱露身上之前發生過什么。但是,當他看著戴華斌毅然決然的選擇了要以深度冒險為代價換取朱露的平安時。他的心,狠狠地揪動了。
  
  在他心中,戴華斌一直都是敵人,是仇人。他是害死媽媽的兇手。可是,當他親眼看到戴華斌流露出的真性情時。霍雨浩心中其實更加痛苦。
  
  如果戴華斌只是一個心性狠辣的家伙,那么,他也能毫無顧忌的在未來報仇。可他越來越發現,在和伙伴們相處、在冬兒的愛情滋潤,以及在感受到世事變化之后,自己內心的仇恨已經逐漸淡化了許多。
  
  不!仇一定要報。是他,是他和他的母親。如果不是他們的迫害,媽媽怎么會死?
  
  內心之中最為脆弱的痛處被觸及,霍雨浩幾乎是下意識的心中就產生了強烈的反彈,雙拳不自覺的握緊。
  
  可是,在他堅定報仇之心的同時,戴華斌先前的表現卻依舊烙印在了他心中。
  
  金光終于又一次出現了,這次出現的,卻是在王秋兒身上,輪盤旋轉,霍雨浩激蕩的情緒也立刻被金光吸引了過去。他隱隱感覺到,無論王秋兒抽中的是什么,恐怕都會和自己有關。
  
  金光停頓,停在王秋兒腳下的,是曾經出現在江楠楠面前,那三個拳頭的符號。
  
  “擊敗被選中的兩個對手。獲勝,過關。失敗,進入深度冒險。對手獲勝,繼續輪盤資格,在之后的選擇中降低冒險難度。對手失敗,繼續輪盤,增加冒險難度。”
  
  兩道金光,同樣是沒有經過任何旋轉就落在了霍雨浩和王冬兒身上。光芒一閃,霍雨浩、王冬兒、王秋兒,三人就已經在場內重逢。
  
  三人面對,都不自覺的有種奇異的感受。
  
  王秋兒目光灼灼的看著霍雨浩,“來吧,你們兩個一起上。不許認輸。那是對我的蔑視。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在比賽上未能實現,就讓我們在這里實現吧。”
  
  霍雨浩嘆息一聲,“秋兒,你這又是何苦呢?”
  
  王秋兒只是道:“我一定會擊敗你的。”
  
  看著她那執著的眼神,霍雨浩仿佛看到了自己內冇心中那份對于仇恨的執著。心中不禁一軟,“好。既然你想與我一戰,那就來吧。但這是我們之間的戰斗,為了公平,也為了我的榮耀,不要冬兒參加。就是你對我,如何?”
  
  看著霍雨浩身上的人形魂導器,王秋兒冷聲道:“你就那么自信?”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你忘了言風是怎么死在我手中的嗎?冬兒。”一邊說著,他扭頭看向王冬兒。
  
  兩人目光相對,王冬兒微微一笑,向他點了點頭。雖然她不知道霍雨浩為什么要這么做,但在這個時候,她必須要支持自己的男人。她也能夠感受到王秋兒心中的那份執念,你執念從何而來?還不是來自于心中那份情感么?
  
  無論是輸是贏,就讓她發泄一下吧。至少,無論怎樣她都不會真正傷害到雨浩的。對于這一點,王冬兒很有自信。她轉身后退,走到了一旁觀戰。
  
  王秋兒看著霍雨浩,眼中光芒漸漸變得森寒起來,淡淡的道:“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你再次對戰。我會全力以赴、毫不留情的。你知道我的性格,說出的話就絕不會改變。我也希望你能同樣全力以赴,這是對我的尊重。”
  
  霍雨浩的眼神也漸漸變得凝重了幾分,向她點了點頭。人形魂導器隨之閉合,將他自己完全保護在其中。
  
  即使是在有人形魂導器的幫助下,也不會有人覺得這場比賽霍雨浩占了什么便宜。不良于行的他,腿上的能力都無法發揮。在靈活性上肯定不能和正常時候相比。